藍山投資有限公司
   
熱門關鍵詞:藍山投資
分享到: 0
新聞資訊
吳曉波:遇見2016(演講全文整理)

整理/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昨晚23點,我們終于完成了頻道一年中最重要的大事——年終秀。

 

去年也是在喜馬拉雅大觀舞臺上,吳老師做過兩個演講,一個是《遇見2015》,一個是《預見2016》,在《預見2016》中,對即將到來的2016年做了8個預測。

 

 

一年過去了,又來到了這個舞臺,哪些預測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哪些預測會發生的事情沒有發生?哪些沒有預測的事居然發生了?

 

以下根據吳老師現場演講熬夜整理

 

 


已經發生的趨勢


 

1
 
新中產消費元年

 

 

在2015年的時候,我們吳曉波頻道做過一個很冒險的事情。在頻道上線一周年——2015年5月8號的時候,我在頻道里寫的一篇文章,說我們吳曉波頻道未來的訂戶,比如今天在座的各位,擁有怎樣的價值觀呢?

 

當時我說:第一,認可商業之美;第二,崇尚自我奮斗;第三,樂于奉獻共享;第四,反對屌絲文化。

 

一年半前,這篇文章發表的時候在社會上引起很大的爭議,有很多人寫文章批評我們,說當今世界有一個詞叫“得屌絲者得天下”,那你吳曉波是要與天下為敵。但是到了今天,一年多后,我們發覺這個判斷是準確的。

 

因為從2015年的下半年到剛剛過去的整個2016年,中國消費市場的一個核心主題就是出現了一個新的消費族群,他們叫做中產階層。有人說他們大概有1億人,有人說1.3億,最多的是瑞士銀行說的1.8億人。不管怎么樣,大概是一個億以上的人口,成為了當今中國消費的新主力。

 


 

所謂的消費升級、所謂的產業轉型,有很大的一個主力戰場,會出現在這些中產階層身上。所謂的供給側改革——去年12月份,也就是我們開年終秀的時候,北京中央政府開了深改小組的會議,提出了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方向——也是面對這些新中產階層,所以這件事情我們是看對了。

 

在一個月前的時候,吳曉波頻道做過一個5萬人級別的調查,我大概花了12分鐘,把這個報告認認真真做完了。我們看到有60%的人收入達到了中產階層,有59%的工作是涉及到管理的工作。

 

 

我們期望國家慢慢由一個啞鈴型的社會,變成一個橄欖型的社會,所謂橄欖型社會的中間部分就是在2016年我們看到的這些新興中產階層,他們要改變今天中國的消費市場和產業市場,更重要的是他們會對很多公共的事務——空氣質量、食品安全、階層固化、教育問題、社會體制改革等提出自己的主張。他們的聲音是今天中國最為理性的存在。

 

所以新中產的出現不僅僅是一個消費現象,更是一個價值觀。中國社會經歷了38年的經濟改革,真正進入到了中產階級的時代,美國進入這個時代是在1920年代,日本進入這個時代是在1970年代。

 

2
 
金融商業時代到來

 

 

我們在做這個判斷的時候,寶能對萬科的狙擊還沒有發生,但是我們當時認為2016年中國會是一個產業資本主義時代,也就是說金融和產業會進行更強密度的交融。雖然我們當時看到了這樣的景象,但并不知道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會以什么樣的方式進行交流。

 

然后我們在2016年就看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本市場的舉牌景象。在2014年,我們只看到了3起舉牌;2015,看到了155起,上半年25起,下半年130起。

 

 

也就是說,我們在一年前認為中國即將進入到金融商業時代的時候,有一批人已經走在了我們的前面,他們已經悄悄通過舉牌的方式在公開市場上對上市公司的資產,對中國的優質資產進行聚集。

 

但同時,我們在2016年看到的一個景象是,在公開資本市場上以險資為代表的社會資本對上市公司進行了大規模的狙擊,也形成了很多社會性的爭議,但同時,這些爭議其實是中國金融市場在不斷進步的一個特征。

 

中國從1978年以后所進行的這一輪改革,它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每一場改革的開始都充滿著血腥和野蠻,然后在不斷的管制和整頓之中,既有的利益集團和產業格局得到了巨大的改變,然后在這個改變過程中會出現無數的犧牲者和大敗局。

 

 

我們可以說,中國今天的金融市場已經發生了歷史上最大的變化,中國已經有了11家的民營銀行,這個是1949年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景象。同時,除了銀行資本以外,我們還看到A股的市值、信托基金、融資租賃、保險資金等等,在過去的5年里面都得到了飛躍式的發展,這意味著2016年中國金融市場的主要力量已經由銀行的手上轉交到了證券業者的手上。

 

3
 
社群經濟大行其道

 

 

 

今年我們看到有兩個景象得到了很大的發揮,一個叫“網紅經濟”,一個叫“知識付費”。

 

網紅經濟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從1998年以來,PC時代所形成的平臺戰略、流量分發能力消失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人們開始回到朋友圈這樣的半熟人環境中。

 

同時,今天的中國已經沒有一個統一市場,沒有大眾消費和所謂的大眾品牌,所有的話語權都回到了一些具有人格性的產品和話語體系中。即便是平臺,也開始知道IP的價值,于是出現了所謂的網紅經濟,整個市場被結構。

 

 

市場被解構以后,每一個人都處在社群和圈層環境中,同時,移動市場的支付工具得到了極大的豐富,所以知識本身不再是一個簡單的傳播媒體,知識本身變成了一個產品。

 

在今年7月份的時候,我推出了一個收費的音頻產品《每天聽見吳曉波》,這個產品在5年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因為沒有一個人會為一個每天5分鐘的產品來買單,即便買單,你都不知道如何支付、到哪里去收聽。

 

7月8號這個產品上線,到今天12月30號,我們的用戶已經將近10萬了,而這10萬個人也是吳曉波頻道200多萬用戶中最為緊密的一批人。

 

4
 
傳統企業加速淘汰

 

 

霍布斯鮑姆在1990年代描寫80年代蘇聯的時候,用過一個名詞,叫做“能源詛咒”——有一些地方因為擁有很多資源,有很多的既得利益。結果在一個大變革時代到來的時候,所擁有的既得利益,全部變成了繼續前進的障礙物。

 

我們在2016年看到的景象,在區域經濟層面上,中國資源最為豐富的地區——東三省成為了省級經濟中發展最落后的3個省份,另外一個最落后省份也是中國的能源大省——山西。

 

 

同時我們看到很多1978年以來,中國產能最大、品牌最多、擁有最多知名企業、曾經獲得過高速發展的行業都在2016年相繼都陷入了極大的困難,甚至連方便面這樣跟中國藍領市場緊密相關的行業,在過去幾年里都出現了連續的下跌。

 

所以,一個非常熟悉的市場,一個你感到非常舒適的環境正在發生極大的變化,企業的核心價值正在發生變革。

 

5
 
兩幣大戰持續不休

 

 

這是一個讓人驚心動魄的陡狀上漲的數據。

 

【返回】


藍山投資有限公司 污污直播app-污污直播破解版永久免费版